快捷搜索:

“小而美”搅活一池春水

  

“小而美”搅活一池春水

  在吉林省长春市,与政府“脱钩”的篮球协会如今不仅带动青少年在课余时间走进篮球场馆接受培训,顺便还“带火”了民间的篮球运动。也就是几年的光景,如今私人创办的室内篮球馆在长春遍地开花,在晚上或周末基本都一场难求。

  吉林省长春市把2015年启动的中学联赛办成了“CBA”的模样。长春市体育局局长刘海玉说,长春市篮协通过办赛,培养了青少年的团队意识、规则意识。

  全运会敞开大门则给了草根选手实现全国冠军梦的机会。“我要上全运”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预赛正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地进行着。19个群众项目入围天津全运会,走上7月决赛阶段舞台的草根选手预计将有8000人。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认为,在天津全运会上设置群众比赛项目,让群众也来当主角,把全运会真正办成人民的节日,从而实现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协调发展、全面发展。

  在山西省屯留县,每到夏天居民们就能欣赏到属于自己的“CBA联赛”。2016赛季的52场比赛场场爆满,居然还从俄罗斯、立陶宛和美国找了三支队伍进行了表演赛、全明星赛,这让屯留百姓真正乐在其中。

  “村村有队伍,乡乡有比赛。”代县体育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侯发平说,代县每年都会组织乡村两级“秧歌联赛”,每年“赛季”要持续近两个月。如此庞大规模的组织工作,却不是侯发平所在单位负责的,事实上,代县的15个小协会基本上把全县所有的体育比赛和活动推广“包圆”了。

  随着体育领域的简政放权,社会资本闻风而动,群众不仅热衷于“练”,更开始自己搞组织、办比赛,民间赛事此起彼伏,健身热潮目不暇接。

  在陕西省宝鸡市举办的第12届“百合杯”乒乓球赛已经进入第12年,特地从重庆市赶到宝鸡参赛的杨建立感慨良多。在他看来,现在的全民健身活动不再是“面子工程”和“样子货”,而是真正围绕群众参与运动的现实需求打造。

  去年11月末的黄浦江畔,历时200余天的第二届上海市动会落下帷幕。大会共设置65个项目,12大主题活动,举办各级各类赛事9778个,活动8058个,参与人次超千万,竞赛参赛人数达到146.15万,无论是活动数量还是参与人次,都创了新高。

  (执笔记者:姚友明、周杰、沈楠;参与记者:树文、周凯、孙亮全)据新华社北京6月11日电

  小比赛也有大舞台,小人物也能创造精彩。把场地建到群众身边之后,要创造一种全动的氛围,要提高群众在运动中的幸福感和获得感,就需要搭建相应的属于群众自己的广阔舞台。这已经不再是体育行政管理部门关起门来就能完成的了。

  重庆市体育局副局长张欣说,通过体育行业协会的改革,一方面政府实现了“归位”,政府理清了市场关系,用最少资源,最大限度提升了公共体育服务能力。另一方面,体育社会组织也弥补了“缺位”,协会纠正了依靠和被动的自我定位,主动发挥作用。

  在雁门关下的山西代县阳明堡镇马站村文化广场上,每天清晨和傍晚都活跃着一支四五十人的妇女秧歌队,2004年国家体育总局代县扶贫工作队将健身秧歌引入后,这项运动在当地持续火爆下来。

  在重庆市江北区,推行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,已成为政府转变职能、创新服务方式,引导有效需求的重要途径。江北区体育局局长程静说,通过改革已经彻底改变了过去江北体育总会的虚位化问题,目前总会下属单项体育协会(俱乐部)优化整合至33个,相关从业人员扩充至500余人。仅2016年,总会和单项体育协会(俱乐部)就承担了全区22项大中型体育赛事与活动,吸引26390人次参与,实质推进了全民健身普及。

  陕西省体育局副局长董利认为,在天津之后,全运会将在2021年的陕西迎来全面变革。“随着社团组织实体化推进,竞赛组织将由协会以及协会的各个部门接手,而非体育行政管理部门具体承担。”董利说,全运会未来会更突显“全运”、惠民这样的办赛理念。

  “我们机关就20多个工作人员,你想想那么多项目只凭借自己的力量,根本就无法推广。”长春市体育局党委书记张政明说,只有政府放手、引导并鼓励社会体育组织积极开展各种活动,才能激发大家参与体育运动的热情和需求,才能真正地实现全民健康。

  在农村,小协会搞出的“大事情”正带动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,促进公序良俗和优良民风的回归,酗酒赌博打架的痼疾陋习正被积极的健身活动所取代。在城市,人们开始结合自己的兴趣和需求加入“小而美”的体育协会,参加精彩纷呈的全民健身活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